王缙
王缙(700-781),字夏卿,本太原祁人,后客河中,唐代诗人,尚书右丞王维之弟。少好学,与兄王维,俱以名闻。举草泽文辞清丽科上第,历拜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终太子宾客。文笔泉薮,善草隶书,功超薛稷。大历十年(775年)元载所撰唐赠兵部尚书王忠嗣碑,为其所行书。卒年八十二。王缙遗作不多,散文只有表、碑、册等体,意义不大,诗作与王维的风格相似,具有一种平淡清新之美。事迹收录于《金石录》《唐书本传》《述书赋注》。 科举 及第后,累任 侍御史、 兵部员外郎等官。“ 安史之乱”时,任太原 少尹,协助 李光弼守太原,颇有功绩和谋略,被舆论所推重,升任宪(刑)部侍郎。后,两次出任宰相。 外任河南副元帅、 侍中持节 都统河南淮西、 山南东道诸节度行营事、东都留守、河东 节度使兼太原尹、北都留守等军事要职,并以“才微位高”、“无益时事”、不应“无功增秩”等理由自谦,让出高位和兼职。在太原少尹任上,他整肃纪律,从严治军,将恃功自居不受约束的太原旧将王无纵、张奉璋等到以军法处斩,全军将校再不敢玩忽职守。

生平

“安史之乱”被平息后,当王维因被安禄山俘虏而受审查时,他诚恳地要求免除自己的官职来为兄长赎罪,使兄长王维得到从宽处理。兄弟之间的情谊,颇受世人称赞。

 

晚年身为宰相,但面对权臣元载的专横行为,却不敢进行斗争,反而事事附和。大历十二年(777年),元载获罪受诛,他也被贬为括州(今浙江丽水)刺史。后,又被召归,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直到去世。

 

一生笃信佛法,任宰相时,大兴佛教之风,使大历年间佛教盛极一时,寺庙云集,沃壤被占,僧徒横行,寺庙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导致刑政失修,政治腐败。

 

史籍记载

《 旧唐书 · 王缙传 》:

 

少好学,与兄维早以 文翰著名。缙连应草泽及文辞清丽举,累授 侍御史、 武部员外。禄山之乱,选为太原 少尹,与 李光弼同守太原,功效谋略,众所推先,加 宪部侍郎,兼本官。时兄维陷贼,受伪署,贼平,维付吏议,缙请以己官赎维之罪,特为减等。

 

缙寻入拜国子 祭酒,改 凤翔尹、秦陇州 防御使,历 工部侍郎、左 散骑常侍。撰《玄宗哀册文》,时称为工。改 兵部侍郎。属平殄 史朝义,河朔未安,诏缙以本官河北宣慰, 奉使称旨。 广德二年,拜 黄门侍郎、同 平章事、太微 宫使、弘文崇贤馆大学士。其年,河南副元帅 李光弼薨于徐州,以缙为 侍中、持节 都统河南、 淮西、 山南东道诸节度行营事。缙 恳让侍中,从之,加 上柱国,兼东都留守。岁余,迁河南副元帅,请减军资钱四十万贯修东都殿宇。大历三年, 幽州节度使 李怀仙死,以缙领幽州、卢龙节度。缙赴镇而还,委政于燕将 朱希彩。又属河东节度 辛云京卒,遂兼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营田观察等使。缙又让河南副元帅、东都留守,从之。太原旧将王无纵、张奉璋等恃功,且以缙儒者易之,每事多违约束。缙一朝悉召斩之,将校股栗。

 

二岁,罢河东 归朝,授 门下侍郎、 中书门下 平章事。时 元载用事,缙卑附之,不敢与忤,然恃才与老,多所 傲忽。载所不悦,心虽希载旨,然以言辞凌诟,无所忌惮。时 京兆尹 黎干者,戎州人也,数论事,载甚病之,而力不能去也。干尝白事于缙,缙曰:“尹,南方君子也,安知朝礼!”其慢而侮人,率如此类。

 

缙弟兄奉佛,不茹 荤血,缙晚年尤甚。与 杜鸿渐舍财造寺无限极。妻李氏卒,舍道政里第为寺,为之追福,奏其额曰 宝应,度僧三十人住持。每节度观察使入朝,必延至宝应寺, 讽令施财,助己修缮。初,代宗喜 祠祀,未甚重佛,而 元载、杜鸿渐与缙喜饭僧徒。 代宗尝问以福业报 应事,载等因而启奏,代宗由是奉之过当,尝令僧百余人于宫中陈设佛像,经行念诵,谓之 内道场。其饮膳之厚,穷极珍异,出入乘厩焉,度支具廪给。每 西蕃入寇,必令群僧讲诵《 仁王经》,以攘虏寇。苟幸其退,则横加锡赐。胡僧不空,官至卿监,封国公,通 籍禁中,势移公卿,争权擅威,日相凌夺。凡京畿之丰田美利,多归于寺观,吏不能制。僧之徒侣,虽有赃奸畜乱,败戮相继,而代宗信心不易,乃诏天下官吏不得箠曳僧尼。又见缙等施财立寺,穷极瑰丽,每对扬启沃,必以业果为证。以为国家庆祚灵长,皆福报所资,业力已定,虽小有患难,不足道也。故禄山、思明毒乱方炽,而皆有子祸。 仆固怀恩将乱而死;西戎犯阙,未击而退。此皆非人事之明征也。帝信之愈甚。公卿大臣既挂以业报,则人事弃而不修,故大历 刑政,日以陵迟,有由然也。

 

五台山有 金阁寺,铸铜为瓦,涂金于上,照耀山谷,计钱巨亿万。缙为宰相,给中书符牒,令台山僧数十人分行郡县,聚徒讲说,以求货利。代宗七月望日于 内道场造盂兰盆,饰以金翠,所费百万。又设高祖已下七圣神座,备幡节、龙伞、衣裳之制,各书 尊号于幡上以识之,舁出内,陈于寺观。是日,排仪仗,百僚序立于 光顺门以俟之,幡花鼓舞,迎呼道路。岁以为常,而识者嗤其不典,其伤教之源始于缙也。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八·列传第七十》

 

王缙,字夏卿,本太原祁人,后客河中。少好学,与兄维俱以名闻。举草泽、文辞清丽科上第,历侍御史、武部 员外郎。禄山乱,擢太原 少尹,佐 李光弼,以功加 宪部侍郎,迁兵部。 史朝义平,诏宣慰河北,使还有指,俄拜 黄门侍郎、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侍中,持节 都统河南、淮西、 山南东道诸节度行营事。辞侍中,加东都留守。岁馀,拜河南副元帅,损军资钱四十万缗,营完宫室。 朱希彩杀 李怀仙也,诏拜 卢龙节度使,至幽州,委军于希彩乃还。会 辛云京卒,兼领河东节度,让还河南副元帅、东都留守。太原将王无纵、张奉璋恃功,以缙儒者易之,不如律令,缙斩以徇,诸将股栗。再岁还,以本官复知政事。时元载专朝,天子拱手,缙曲意附离,无敢忤。又恃才多所 狎侮,虽载亦疾其凌靳也。 京兆尹 黎干数论执,载恶之,缙折干曰:“尹,南方孤生,安晓朝廷事?”   缙素奉佛,不茹荤食肉,晚节尤谨。妻死,以道政里第为佛祠,诸道节度、观察使来朝,必邀至其所, 讽令出财佐 营作。初,代宗喜 祠祀,而未重浮屠法,每从容问所以然,缙与 元载盛陈福业报应,帝意向之。繇是禁中祀佛, 讽呗 斋薰,号“ 内道场”,引内沙门日百馀,馔供珍滋,出入乘厩马,度支具 禀给。或夷狄入寇,必合众沙门诵《护国仁王经》为禳厌,幸其去,则横加锡与,不知纪极。胡人官至 卿监、封国公者,著 籍禁省,势倾公王,群居赖宠,更相凌夺,凡京畿上田美产,多归浮屠。虽藏奸宿乱踵相逮,而帝终不悟,诏天下官司不得棰辱僧尼。初,五台山祠铸铜为瓦, 金涂之,费亿万计。缙给中书符,遣浮屠数十辈行州县,敛丐赀货。缙为上言:“国家庆祚灵长,福报所冯,虽时多难,无足道者。禄山、思明毒乱方煽,而皆有子祸,仆固怀恩临乱而踣,西戎内寇,未及击辄去,非人事也。”故帝信愈笃。七月望日,宫中造盂兰盆,缀饰镠饮琲,设高祖以下七圣位,幡节、衣冠皆具,各以帝号识其幡,自禁内分诣道佛祠,铙吹鼓舞,奔走相属。是日立仗,百官班 光顺门,奉迎导从,岁以为常。群臣 承风,皆言生死报应,故人事置而不脩,大历政刑,日以堙陵,由缙与 元载、 杜鸿渐倡之也。   性贪冒,纵亲戚尼姏招纳财贿, 猥屑相稽,若市贾然。及败, 刘晏等鞫其罪,同载论死,晏曰:“重刑再覆,有国 常典,况大臣乎!法有首从,不容俱死。”于是以闻,上悯其耄,不加刑,乃贬括州 刺史。久之,迁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建中二年死,年八十二。

 

王缙的诗文

 

九日作

 

莫将边地比京都,八月严霜草已枯。

今日登高樽酒里,不知能有菊花无。

 

与卢员外象过崔处士兴宗林

 

身名不问十年馀,老大谁能更读书。

林中独酌邻家酒,门外时闻长者车。

 

别辋川别业

 

山月晓仍在,林风凉不绝。殷勤如有情,惆怅令人别。